柚熙_YuzuKi

— 天空依存症 —
優しい人になりたいな

そらるさん/襯衫/男上式/奶茶狂熱

封面繪@兔子

一些告知

  
是這樣的,QQ被盜號了orz...(如果給朋友們發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訊息造成困擾真的非常抱歉)

再加上前陣子許多app的聊天紀錄給弄不見了,非常慘也非常亂,也只好發這篇文來尋人&通知了orzorzorz...

希望想加回來的朋友能在這裡傳個訊息給我Q_____Q

(或者是新朋友?)

  

第二件事情,這陣子,或是未來好一會兒,大概更文速度會放很緩很緩了。

升上高二了!之後要好好加油!

雖然說這樣的話還帶了點自大不妥,但是,如果真的讓誰失望的話我很抱歉,也坦承,我是讓自己失望了,但不得已。

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各方面都全力以赴了,希望我能把所有事情處理好,按部就班,才可以多...

【そらまふ】
  
  
——《重量》
  
  
  

  我注意他很久了。
  

  從他踏入這裡的那時候開始。
  
  

  
  這是一間染上菸草味的小酒吧,躲在城鎮的某個低調的角落。幾乎每天晚上,我坐在一處角落,連指頭都熟悉了杯子上的紋路,摩娑著粗糙。上頭的微弱燈火會隨著人們腳步而擺晃,木頭地板也是,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響。
  

  包括那人亦是如此。

  
  他走了進來,他徘迴,地板吱嘎地叫。
  

  ——而他的步伐卻比誰都要搖晃,大抵,連頭頂上的燈也是。
  

  職業病,我開始注意他。
  

  燈光昏暗,門開了縫便有凜寒偷偷溜進。我見他慢慢把大衣上的白雪拍掉,見他躊躇,再見他忽然往某桌...

【まふそら】時間差

  
  
  
《時間差》
  
  

  

  
  「晚飯好啦,趕快出來吃——」
  

  門板被敲了數下,是一貫的俐落節奏。藍筆旋轉了一圈被重新捏住,そらる想應聲,目光卻滯留在眼前的數學題目上,怕一不注意就放溜了想法,聲音也遲遲咬在嘴裡。
  

  「等……」
  

  又是幾下清脆聲響,不疾不徐,不令人討厭。筆尖圓珠在紙上滾動,也是不疾不徐,算式落下,そらる總算起身。
  

  媽在催啦。外頭喊著。
  

  噢。他揉了揉額應聲,推開房門,只見一頭銀髮的少年正笑咪咪地朝著自己。
  
  

  「太慢啦,哥。」
  
  
  

  
  

  
  
<
  
  

  
  
  

  
  
  ...

【そらまふ】某月某日天氣晴

  

  
《某月某日天氣晴》
  

 
 

  『不,我怎麼會覺得你無聊,當然不會。聽好了そらるさん,我愛你,跟你在一起總是最開心、最舒服的。就像……就像你前幾天作文用的那個詞,記得嗎?對對,像是藍天白雲。哎,你別看起來要哭了似的,我會不知道怎麼處理的啊……笨蛋……』
  

  

  
<
 

  

  
  睜開眼睛的話,會發現拉出三角形光影的日光停在自己右手掌旁,很安靜,微亮。一向如此。

  而若是盛夏,這暖光會在床單上映得更高些。

  畫面太理所當然了,大抵就跟半夜隱約覺得哪裡痠痛於是翻了個身,或是睡前剛洗好澡而墊在枕頭上的毛巾在耳邊磨擦出細微又無法避免的聲響,一樣地自然而然...

【HQ!! 黑研/兔赤】逆時光膠囊

  
  
《逆時光膠囊》

 

 
 

  敬啟、三十年前的我
  
  
  昨天收到你的信了。我發現,你想傾訴的似乎一直都很多。
  
  現在的我大概也和你一樣。
  
  寫下這句的同時,你我心心念念的那人正靠在我肩上,冬天的風把他的鼻子凍得紅通通的。能想像到吧?
  
  
  
  
  
  那是一個一如既往的早晨,黑尾鐵朗在不變的時間起床,窗外微曦、風鈴、枝椏依舊,冬日讓他的鼻子有點發疼。
  
  ——那大概要是一個一如既往的早晨才對,但黑尾坐在床邊,怔怔地看著手裡的信紙卻不知如何說服自己。
  
  重新拿回信封,指腹摩娑著牛皮紙質。致黑尾,他念了出來,第二次了。
  
  一早的房間還未開燈,稀薄日光從落地窗...

【HQ/兔赤】桜と君

  
  
  「赤葦京治。」

  
  那年的櫻花是遲開了。他抬頭,彷彿在眼前看見一位身穿和服的少年,五官清秀,乖巧的黑髮微捲,像是湖水的眼瞳輕輕瞅著自己。

  一陣風,那衣袖飄晃,黑髮亦是,而櫻花落到了對方頭上。

  他伸手就想碰。

  
  赤葦京治。

  
  忽然,把他拉回神的是幾乎從手裡逃走的入社單。木兔光太郎趕緊把紙張重新攥在掌裡,再抬頭,風與落櫻讓他瞇起眼睛,方才的和服人兒消失了。

  而他看見梟谷高中的制服,一頭微捲黑髮,與斂下的眼眸。

  木兔張了嘴,怔怔地看著黑髮少年點個頭後、轉身走離。一步、一步,都踏著春,緩慢卻紮實地映在木兔的瞳裡。

  他不知道自己花了多久,才...

【HQ/黑研】他的貓

  
  
  「研磨,我買貓飼料回來啦,附近超商沒了所以繞遠了點。你洗好小花了嗎……你、你……」

  ……

  「……研磨,你吃了小花嗎……?」
  

  

<
  

  

  
  黑尾鐵朗今年快二十歲了,跟戀人火辣同居中。和對方一起洗澡,當然好幾次了;幫對方洗,也沒有少過;跟對方在浴室裡做,更不用說。然而戀人開始排斥洗澡,需要他半拖半求地帶進浴室,這倒真是沒遇過。

  
  「孤爪研磨,壁紙快被你抓爛了——」

  
  他從牙縫裡擠出話,圍住研磨腰部的雙臂沒有鬆開。他們卡在浴室門口好半晌了,各不退讓。

  黑尾鐵朗承認,自己平時挺不拘小節的,所以此時對戀人的要求並非他潔癖或嚴以...

【そらまふ】僕らの明日

  
  
  在他死亡之後,上帝給了他跟過去的自己說句話的機會。
  

  
<
  
  

  
  まふまふ睜開眼,詫異起自己怎麼落到床上了。
  
  這床還不是他的床,心上纏起令人不適的疑惑。他慢慢爬起身來,床鋪的柔軟於手掌綻放,身子卻僵硬得慌。然後他緩緩低頭,發現西裝沒有任何破損,也沒有血。
  
  這是……? 
  
  腦袋還回想不起來,明明觸手可及了,卻像是深海裡的泡沫竄開,帶點窒息感。まふまふ環顧四周,這裡實在太熟悉,熟悉得不可思議又可怕。
  
  或者說,懷念。
  
  床頭的音響、衣櫃上的海報、書桌底下貼著貼紙的小垃圾桶……
  
  他咧開嘴,試圖以聲音挽留不斷從腦海一閃而逝的答案,卻遲遲...

【そらまふ】About me

  

  我總是覺得周圍很吵。

  睡意不足浸透意識只會令人忍不住想睜開眼,可眼簾掀起的瞬間又酸澀得不得了。房間左側隱約傳來了小聲響,聽起來像是隔壁人家在挪動桌椅。搞什麼,現在什麼時候了?

  ——我總是對聲音太敏感。

  工作一整天明明身體只感受到了疲倦,頭亦發昏,可就是無法真正入睡。很煩,很煩。我知道明天一早即有開會,也有許多工作待完成,再不睡不行啊。而越是這麼煩惱只會引來更多焦慮,啃蝕睡意。

  我在黑暗中深深嘆了一口氣。

  而且越晚睡,睡前服用的藥的效果就越是延遲,不想影響到隔天的工作啊。不注意又慌張了起來,心跳倏忽加快,咚咚咚響到了耳邊。我趕快讓自己打住,冷靜啊まふまふ...

【そらまふ】那天下雨你也落了下來

    

(一)
  

  他說,這裡是哪裡,我是不小心施法失敗的魔法師,闖入了真不好意思。

  而他應,這裡是時間夾縫。我和你半斤八兩,我是被困在這裡的時光旅人。

  
  那是片小小的閃爍的森林,只有他們兩人,傻呼呼地對望。

  是綿綿細雨。

  
  
  

  

(二)
  

  まふまふ把滿地方才自己用火燒下來的枝椏撿到懷裡,忽然慶幸這種基礎魔法自己學得挺穩的,然後邁步跟在同樣手提兩大捆木柴的黑髮男人後方。

  那人的斗篷上頭起初還佈了髒污,慢慢被雨絲帶走。是灰燼,因為他剛剛漂亮地使出火球時沒看見對方站在底下……不過瑕不掩瑜!那還是顆完美的火球!

  まふまふ忽然一個心虛...

下一页
©柚熙_YuzuKi | Powered by LOFTER